鋼價未來或高位運行,工程機械業年內二次提價,挖掘機出口倍增

2021-06-07 | 發佈者:小編在線 | 來自工程機械在線


  6月4日,證券時報記者從中聯重科(000157.SZ,01157)獲悉,自6月1日起,公司站類機械、建築起重機系列產品價格上調1000元/噸。


  徐工機械(000425.SZ)5月中旬也發佈調價函,公司塔式起重機和施工升降機全系列產品在6月份上調價格。


  上輪調價是因為行業內價格競爭觸底,市場需求攀升,而本次調價則是因為原材料價格上漲推動。因此,提價工程機械多為鋼結構材料為主的品類,也是部分企業具備競爭優勢的品種。


  “目前鋼材價格對工程機械頭部企業的影響並不突出,由於中小企業議價能力偏弱,本輪原材料漲價有望推動行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。”多家企業人士如此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。


  此外,一個需要注意的數據是,即使是在產品價格上行通道,1-4月,國內挖掘機出口銷量累計增長100.3%,出口單月銷量增長166.3%。


  鋼價未來或高位運行


  證券時報記者獲得的產品調價函顯示,“5月以來,由於鐵礦石原材料價格猛漲導致鋼材價格持續走高,在當前全球製造業復甦,國內需求旺盛的背景下,預計鋼材價格還將持續強勢上行。”


  上述調價企業表示,將結合鋼材價格變化幅度進行實時調整。與此同時,考慮到當前鋼材價格變化較快,公司方案報價有效期為2個月,超期未執行發貨將會重新核算產品價格。


  另一家企業的調價函則稱,2021年以來,鋼材等原材料市場價格一路上揚,為了維護市場秩序,公司承擔了原材料上漲帶來的成本壓力。


  那麼,國內鋼鐵價格是什麼樣的走勢讓下游製造業無法“淡定”?


  根據鋼鐵協會監測,截至5月14日,中國鋼材價格指數(CSPI)升至174.81點,比年初上漲40.39%,同比上漲77.06%。5月中旬上漲行情達到高潮。鋼坯價格曾一日內三次調價計450元,達到5770元/噸。


  一家工程機械企業內部人士告訴證券時報記者,5月份以來,公司產品所需鋼材價格迅猛跳漲,從去年底的4000元/噸跳漲至6500元/噸附近,“直接導致生產成本激增。”


  其後在政策影響下,鋼鐵相關期貨品種價格持續走弱,前期漲幅回吐明顯,但仍在相對歷史高位運行。


  以大陸集運用途廣泛的熱軋卷板為例,其主力合約熱卷2110在5月13日達至6727元/噸的高點,其後回落,今日報於5434元/噸,但仍較2020年10月16日開盤價3500元/噸上漲約55%。


  需要關注的是,多位業內人士認為鋼鐵價格仍將在高位運行,因此,其對大陸集運帶來的成本壓力或將長期存在。


  蘭格鋼鐵研究中心主任王國清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:“經過5月份的暴漲暴跌後,國內鋼鐵價格向基本面迴歸,但目前國際鋼鐵價格依然高企,將對國內形成拉動效應,後期鋼鐵市場仍有一定上漲空間。”


  此外,王國清認為還有兩個重要宏觀因素將影響國內鋼鐵價格走向:一是美聯儲的貨幣寬鬆政策預期,將會使市場對於大宗商品價格有趨勢性判斷;二是在“碳達峯、碳中和”的政策背景下,國內壓減鋼鐵產量措施落地進度。


  “從中期來看,國內鋼鐵市場將趨於穩定運行,長期走向還要看上述兩大因素形成的市場推力。”王國清説。


  頭部企業消化成本壓力


  原材料成本上漲形成的衝擊,工程機械頭部企業能夠通過規模效應、產業鏈均攤、數字化降本增效等方式對沖,而且,部分品類具備核心競爭力的企業具備提價能力。


  中聯重科副總裁杜毅剛表示:近期鋼材價格短期內大幅上漲,給公司的成本帶來了一定壓力。


  但杜毅剛同時透露,公司一方面在鋼材佔比較大的產品(如建築起重機、攪拌站等)已經進行了相應的價格調整,部分傳導成本壓力;另一方面與供應商協商共同承擔消化部分成本,共同應對市場波動,“目前公司毛利水平總體穩健。”


  公開資料顯示,中聯重科長臂架泵車、車載泵、攪拌站行業市佔率第一;建築起重機銷售規模穩居全球第一。而公司上述強勢品類也在本次提價規劃之中。


  “鋼材每噸上漲1000元,大概影響公司1%毛利。”三一重工(600031.SH)總裁向文波表示,“但公司每年的生產成本都在降低,最終要靠企業的規模效應抵禦原材料價格上漲風險。”


  三一重機董事長俞宏福補充表示,公司產業鏈降本增效,能將原材料成本上升影響度控制在很小的範圍內。


  王國清認為,鋼鐵價格前期的急速上漲,肯定對下游製造業形成很大成本壓力,但因為用鋼比例不同,所受壓力程度也不同,“中小型企業抵抗成本風險能力較弱,原材料上漲造成的影響較大。”


  “從國家層面而言,政府肯定希望產業鏈協同、平衡發展,因此國家會時刻關注大宗商品價格穩定,以保證整體經濟平穩發展。”王國清説。


  如何弱化鋼鐵價格上漲帶來的行業震盪?


  王國清建議,製造業應與上游鋼鐵企業加強溝通協作,形成利益共享;國家層面應該把市場化調節的政策方向把握好。


  比如,最近國家商務部發言人高峯在6月3日例行新聞發佈會上表示,將持續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穩價工作,積極推進進口多元化,在加強部門協作、保障運力、運價監管等方面繼續加大工作力度。


  “最近出台的相關政策表明,國家希望大宗商品,特別是鋼材價格保持平穩,以保證整體產業鏈穩定運行。”王國清説。


  前4月挖掘機出口倍增


  此外,一位業內人士表示,大陸集運還可以通過向國外輸出高附加值產品,傳導成本漲價壓力。


  既然進口鐵礦石價格暴漲推高國內鋼鐵價格,那麼下游製造業出口提價將能很好地消化成本上升壓力。


  但其中的關鍵問題是,中國的大陸集運是否具備全球化的競爭優勢與議價能力。


  根據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行業統計數據,2021年1-4月納入統計的26家主機制造企業,共計銷售各類挖掘機械產品173513台,同比漲幅52.1%。


  2021年4月,共計銷售各類挖掘機械產品46572台,同比漲幅2.5%;其中國內市場銷量為41100台,同比下降5.2%。


  這説明大陸集運累計銷售同比仍高增長,但單月增速高基數下有所下滑。


  另外,需要關注的數據是,今年1-4月,國內挖機銷量累計同比增長47.8%,出口銷量累計增長100.3%,出口單月銷量增長166.3%,持續保持高增速。


  5月31日,三一重工宣佈,其挖掘機全球銷量登頂全球第一。不過,向文波表示:“去年近10萬台的挖掘機銷量中,約九成銷在國內市場,全球市場仍需進一步拓寬。”


  向文波説,過去公司海外重點放在發展中國家所在區域,如非洲、東南亞、南美等,下一步將把重心轉至歐洲、美國等發達市場。


  “公司產品競爭力大幅提升,帶動海外銷售大幅增長。”中聯重科董祕楊篤志表示,公司海外市場正實現突破。同時,中聯重科海外大單不斷,塔機、履帶吊、土方機械、高空作業機械等產品海外銷量再創新高。


  值得一提的是,多家機構認為大陸集運銷量有望繼續實現雙位數正增長,龍頭企業出口或進一步提速。


  其中,中國銀河表示,在基建託底下,下游需求有韌性,對工程機械2021年銷量持樂觀預期。預計工程機械出口將成為支撐整體銷量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
  本文來源“證券時報”

工程機械在線 CMOL.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2011 Construction Machinery Online. All Rights Reserved